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金惟纯·突破之道工作坊

  有一个男人,他的人生像一部构思机巧的多幕剧:遗腹子,少年困顿,年轻的母亲靠纱厂做工的微薄收入抚养他成人。青年得志,17岁以优异成绩考入台湾政治大学历史系,自此崭露头角,成为上世纪70年代台湾的青年精英。29岁出任台湾第一大报《中国时报》主笔,被台湾知名作家李敖誉为“台湾新闻界第一大才子”。30岁,他放下高位厚禄,负笈美国研读企业管理。35岁回国,创办《商业周刊》,历经 7 年经营危机,把公司从亏损 1 亿多台币扭转成为台湾发行量最大的杂志,几经磨砺,终成

  故事到这里并没有结束,就在《商业周刊》改写了很多媒体界历史、成为遥遥领先的领导品牌的时候,他把集团卖给李嘉诚先生,人生再次清零。他来到教育基金会做义工,一做就是七年。当人人都尊称他一声“大学长”时,他再度选择出山,在 65 岁的年纪二次创业,开创了一个崭新的,可以做到人生尽头的新事业。

  他有一个超豪华朋友圈:、李敖、蒋勋、龙应台……评价他“这个朋友值得交往”;骂遍台湾无敌手的李敖说这是他此生唯一没有骂过的知识分子;更有人人尊敬的南怀瑾,一再夸耀他“慧根深厚且聪明过人”。

  这个拥有传奇人生的男人,名叫金惟纯。台湾政经界名嘴大姐大陈文茜曾经问过他:“为什么你数次在人生看似“成功”的时候,就选择归零并“开始另外一段飞翔”呢?

  我的人生确实像文茜说的,有很多明显的阶段,每次我觉得自己停滞成长的时候,通常都是我在舒适圈的时候,也就是一般所谓“成功”的时候。我会很不舒服,想要离开那个环境,把已经有的东西都放下,再重新来一次。这变成了我的一个惯性。

  我这一辈子,有好几次归零。就是别人觉得我还算是成功的时候,我就激流勇退了。每次在这个时候,我清楚有一个原因,就是做那件事的初衷已经不在了。另外一个更重要的指标就是,我那个时候通常都进入了一个舒适圈,所谓的成功就是舒适圈。每次我进入舒适圈,人们给我掌声的时候,我心里就觉得惶惶不安,可能这就叫不安分吧。

  我于1987年创办了《商业周刊》。这成为了我人生中最苦的一段经历,因为在创业之初就遭遇了严重的经营危机。经历过“苦到无所逃于天地间”的七年,我从一个文人被逼着成为一个企业经营者,这对我的人生是很大的一个转化。

  七年之后,我终于把杂志扭亏为盈,它的发行量一跃成为台湾所有纸媒的第一名。一本财经杂志的发行量居然超过八卦杂志,这可谓创下了全球媒体的新记录。自此,《商业周刊》进入良性循环,业绩每天都在增长,品牌越擦越亮,我又进入舒适圈了。还是一样,当我人生中可以再一次每天躺在自己的大办公室里看武侠小说的时候——我觉得自己又要完蛋了。

  所以,我决定邀请李嘉诚先生来做我们公司最大的股东。他同意了,但他要我帮他看家两年。两年以后,由于超出目标业绩太多,李先生又挽留了我五年,我才得以离开。

  我来到一家教育基金会做志工,一做就做了 7 年。在这里,我什么事都干,马桶刷过,碗也洗过,课也讲过。在这里,我学的不是专业的知识技巧,而是人生的功课。那其实是一个没有宗教的修行环境。在这 7 年里,我觉得自己一直在突破、成长,很多过去的执着全部一个一个地放下了,甚至开始慢慢远离热闹的舞台。

  七年后,我决心做一个新的志业。这一次,这份志业追求的不再是销售业绩,公司利润或市场份额。而是一件可以做到人生尽头的事:帮更多的人活得更好。

  金惟纯的一生充满了冒险与挑战,骨子里温州人不安分的血脉促成了他人生的不断转折。在接受niwo的专访时,我们才得以看到他的才子光环下“不走寻常路”但却异常真实和深刻的一生。通往修炼之门的路,原来是这样百转迂回…

  niwo:在你29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台湾最大民营报纸的主笔,为什么30岁突然去美国求学了呢?

  金惟纯:我在 30 岁左右离开《中国时报》,那应该是我人生最黄金的年代,那时的薪水大概是同龄人的四五倍以上,工作又非常轻松,出去交换名片,人家都会说“久仰久仰”。如果我离开,可能不太容易找到更好的工作。但是我年纪轻轻,只觉得很不好意思,真的是不敢当。

  但是对我来说,我有志未伸。我觉得如果自己年纪轻轻就躺在功劳簿上、过着舒适的生活,这是我不能接受的自己。

  那时我的内心深处觉得,我的人生应该不止于此。我知道自己生命内在的某些东西停滞了,没有再前进。 从世俗的标准看,我不是那么认真的人,但从内心深处,我对自己是有所期许的,因为我对自己有要求。当我觉得做这个事没有意义,或者对这个事没有感受,不知道要为何而做的时候,我就做不下去。

  niwo:35岁,您从美国学成归国,创办《商业周刊》,它后来发展成了台湾发行量第一的杂志,并且保持记录很多年。这次成功是偶然还是必然?

  金惟纯:这一次我付出了很大的代价,也为我后半生的大转折埋下了伏笔。如果没有这段痛苦的经历,我就永远只会是一位写文字的人,或者一位彻底的商人,而不是今天的我。

  创办《商业周刊》,当时那是一个糊里糊涂的决定,就是给自己一两个理由,骗自己相信,就去干了。那个时候也有几个伙伴,所以“人多不怕鬼”,就做了。其实根本没准备好。

  头七年的经营危机,是“苦到无所逃于天地间”的七年。我终于悟出一个道理:老天喜欢“老实”的人。我这个做老板的老实了,我所经营的企业才会被老天垂爱。以前我认为自己很厉害,大家都闪我远远的,没人跟我讲真话。我老实了以后,犯错误的时候,同事和读者都会给我提建议。我才发现,大家都很喜欢老实人,原来老实可以得到这么多报偿,老实还是蛮值得的。

  在人生的道路上,越聪明的人越容易不老实,老天就给你教训一下,教训一下就会老实一点。

  niwo:就在《商业周刊》创下许多媒体界记录,气势如虹的时候,为什么您选择去教育机构做义工呢?

  金惟纯:《商业周刊》进入良性循环以后,我觉得人生要追求的东西都得到了。不但得到自己想要的,老天还给我很多之前根本没有想过的富贵和荣耀。我觉得无福消受,心里又觉得有点空空的。

  那种空虚的感觉,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因为我灵魂深处知道,我的人生可以不止如此,好像人生已经过完了。但其实我的人生还要再活五十年,要干什么?想了好几年,最后想到了,就是人生学习。

  我看到很多成功的人,其实比普通人过得苦得多。为什么? 因为爬得越高越恐惧,做得越大越担心。不但自己苦,还把周围的人搞得全部苦。

  比如乔布斯,我就觉得他很苦,苦得一塌糊涂。他们公司的人说乔布斯很厉害,他最大的专长就是三分钟证明你很笨,他还能让所有人都觉得你很笨,靠近他,你就觉得自己很笨,很不舒服。他是全世界最成功的人之一,但我不要成为他,我不要别人靠近我就不舒服。

  在我人生二次归零后,我追求的目标从那时到现在,就没有再变过,而且我更加坚信,这是未来唯一重要的事:每个人要重新学怎么活。这件事不仅是头等大事,而且是最后的解药。

  niwo:您这一生,书生做过,文人做过,商人也做过,后来干实业也还不错。对于经营企业,您的心法是什么?

  金惟纯:我以前做商业媒体,接触了很多企业界的人。我觉得企业界有一些事非常值得做,再不做就太晚了。

  以前中国的家庭是中国人的修行道场。整个大家族的男女老幼要一起分工合作,才能够生存。要互相照顾,彼此支撑,才能够过上好生活。家里面要有伦理、家规,把生命的价值在家族里传承……生存、生活、生命全部在家里面。

  但那个家现在已经没有了。现在所谓的家庭,一对夫妻带一两个小孩,在中国传统中,那不叫家庭。现在回了家,每个人各干各的,每个人都在玩手机,或者对着电脑,家的真实功能没有了。

  我觉得未来的时代里,企业要去取代家,变成价值传承的道场。我们的传统价值,最重要的载体要变成企业。其实,现在企业的定义是有问题的。人的一生最黄金的年代,最多的时间全部投在企业里,结果企业只负责让他赚点钱,哪有那么简单?

  我希望更多的企业家能有意识,让企业的价值能够更长久、更提升,不只是追求世俗定义的企业价值。相比起普通的人,企业和团队的负责人,应该要能够有意识地做内在的转化,学人该怎么活这件事,把自己的样子活好一点,不要只想着把企业做大做强,而是更要做长远。

  niwo:对于“过去”,我们熟悉于一种说法:“过去的就永远过去了。往前看,别回头。”您怎么看待这个说法?

  金惟纯:这个说法是很危险的,对人的误导很大。一个人如果不能时时回头,检视自己,对自己的过去有所修正,他这辈子也等于是白活了。因为曾经犯过的错会一直重复,那个错误终将会累积成一个大窟窿,他终将会掉下去。

  我们常说“活在当下”,好像是叫我们不要去想过去,不要去想未来。但其实真正的活在当下,是经过不断对过去的整理才能达到的一种状态——抓着回忆不放,这叫执着,不叫整理。

  如果你回忆过往的时候,能看到完全不一样的过去,看到完全不一样的事情,那就是“整理”;如果没有办法看到,那只能叫“回忆”。

  金惟纯:当然是,而且这条路没有捷径。在最近的十年里,我看过不少人,才发现很多人的活法跟我是不一样的,原来人生有这么多活法,我可以不只活成原来的样子,还有很多可能性,可以活成千上百种不同的样子,那才是人生应该有的活法。

  所以,打开一扇崭新的门,重新看到生命的究竟,让人生有机会圆满,这是件很重要的事。通过我们的服务,建立一个好的环境,让人可以在“做到”上进行修练,所以我试图创造的,是一个帮助人不断“做到”的系统,这是我们的核心领域。

  我希望能帮助大家通过整理自己的过往,开创出不同的人生局面。无论你现在是一个家庭主妇还是一位职场精英,尤其你如果是一个企业经营者。只有当我们自己能活出一个跟过去不同的面貌,我们才能有一个不同的未来。无论是我们自己,我们的家,我们的团队,还是我们经营管理着的企业。

  我现在坚定地走在这条道路上,因为我知道这条路是对的,而且我知道这条路是这个时代所需要的。我知道我这颗心是真的,我愿意让大家一起来走这条对的路,让我们一起走得更远。

  2017年9月,niwo成长学院有幸邀请到这位金惟纯先生,第一次在niwo成长学院开设工作坊,两年来,他将自己六十余载的人生智慧,毫无保留地传递给了逾百位学员,收获了超高人气,也获得学员的满满好评。

  niwo成长学院开办三日工作坊,工作坊采用精品小班授课形式,让学员可以更近距离接触老师,更深入学习,也有更多时间思考和消化,从而实现人生的突破,获得真正的成功。

  3、开课前15日内,可将本期课程自行转让他人使用,不支持退课、换课或改期。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