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生本教育的“教学观”是什么?教皈依学!

  教育必须转化为学习,学校是学校,而不是“教堂”。然而我们长期以来,认为教育就是手把手,就是耳提面命的单向传输。

  在我们的教育理论中学生一般都只是出现在“但书”中,我们叙述怎样教,我们争论怎样教,在指导者认为,抓住了教师的教,就是抓住了教育的关键。

  于是,我们尽管说要重视学生,但是实际上研究的探讨的,就是怎样教。在我们的教育格言中,反映了我们的这种“教”的情结。

  我们说,我们是蜡烛,燃尽了自己,却照亮了别人;我们拥有一壶水,把水倒进学生的杯子里;我们是人类灵魂工程师,设计了教育对象的灵魂。

  学生在哪里呢?他不发光,等待着别人照亮;他不产生水,等待着让人倒满;他的灵魂是别人设计的结果,他自己躲在“教育”的教字的左下方,小小的。

  我们为什么难于懂得教育?难于认识教和学的真正地位?原因之一是“教育”这个词有原错。

  在上古时期的刀耕火种或渔猎的年代,两代人之间只要相互授受就足于把简单的技艺相传了。

  尽管儿童学习技艺离不开自身的感悟,然而因为需要传授的东西太简单,这种感悟过程就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然而,在知识增长,社会的形成与完善的种种因素作用下,教育不仅仅需要给儿童以技能,更需要给学生以智慧。

  即庄子所说的“技”与“道”。相对于道而言,“技能”的比例较前已经大大下降了。

  其重要的原因是,技能的形态有了重大的改变,计算器和电子输入方式,已经取代了过去要很长时间才能把握的学生的写和算的基本技能,原有的读写的技能意义也从生活和工作的需要向文化和享受的意义转移。

  人的悟感、感悟和情感、感情的领域显得更为重要了,也就是说,教育的任务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古代的原始教育的授受特征,已经面临根本的变化,但教育的原有的词性仍然是旧的,以“我教你”为主旨的。

  时代的浪花还没有能淘洗掉旧的语意和语感,旧词,新意,磨合艰难,这带来了我们对教育本体理解的原发性的困难。

  除此之外,教育的传统与现实,以及教育过程的表象,都给我们对教育本体和真正主体的理解带来继发性的困难。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