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基层社会治理好办法】塔谈社区:服务升级“

  几位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想组建合唱团,社区不但给提供场地,还有专业社工组织开展活动,聘请专业老师指导。逢年过节,这支合唱团义务为孤寡老人演出,为他人送温暖,也实现了自身价值。

  社区社会组织在推动居民群众参与社区建设、激发基层社会活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现实中却面临“没有场地没人组织”的难题。近年来,石家庄市桥西区汇通街道塔谈社区利用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引入专业社工组织,培育发展社区居民兴趣团体,不仅解决了居民团体发展难、管理难、发挥作用难的“三难”问题,还引导居民在“有所乐”的同时实现“有所为”。

  日前,在塔谈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活动室,十几位居民聚在一起,听河北科技大学两位志愿者老师的讲解,一句句练习诗歌朗诵。

  “这是社区居民自发成立的朗颂者老年人学习小组,是我们正在孵化的社区社会组织。”石家庄市桥西区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任柴瑜告诉记者。

  塔谈社区是一个村改居社区,共有7100多户,1.2万人。“社区青壮年在外创业、打工,常住居民多为老人和小孩儿。”塔谈社区居委会党总支书记李凌说,小区老人空闲时间充裕,一方面,大家想找点事情做却没有场地、没人组织;另一方面,社区想把居民组织起来,便于更好地服务和管理。

  “2017年,我们利用辖区资源,联合汇通街道和塔谈社区居委会,建立了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石家庄市桥西区民政局副局长李秀菊告诉记者,“基地兼顾孵化与服务两大功能,不仅为居民提供了会议室、活动中心等硬件基础,还引入了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这一专业的社工组织,以及志愿者等社会力量的‘软件’支持。”

  “有了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的服务,大伙儿不光有了活动场地,还有专业老师给指导,觉得倍儿充实!”朗颂者老年人学习小组的成员戴阿姨说,“我们计划练好了在社区里演出。”

  2018年4月,作为政府购买服务,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入驻塔谈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就在居委会的帮助下,召集老党员、老模范、退役军人、教师等一些热心公益的“活跃居民”,开了座谈会。

  “小区老年人多,很多都是刚退休,有热情、有时间。”“我们成立一个老年人协会,互帮互助,参与社区管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塔谈社区老年协会应运而生。

  老年协会如何开展工作呢?会员们先是在清和社工的帮助下,通过走访、座谈等方式,征集居民需求。随后,清和社工将河北广播电视大学、河北爱心互助协会等资源引入社区,办起了老年大学,会员们将征集到的居民意愿进行梳理,开设了声乐、书法、中医推拿等多门课程。

  “这既满足了老年人的需求,还能让大家体会助人的乐趣。”柴瑜说,经过一年多的孵化,老年协会培育了多名居民“带头人”,并结合社区实际,设立了老年大学管委会、老年人互助委员会等分会。

  “现在老年协会成了我们的家,邻里之间不再为鸡毛蒜皮小事纠结了,大家都想发挥余热,让社区变得更好。”老年协会会长鲍兰芳说,眼下,老年协会正在完善红白理事会章程,计划成立社区红白事理事会。

  入驻以来,清和社工团队在塔谈社区开展了200余场活动,发展了15个社区社会组织,组织类型除了文体娱乐,还有社区事务、志愿服务等。

  随着社会组织的增多和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积极性变强,如何确保社会组织乱中有序、方向正确?

  “社区社会组织同样需要报备,不同的是,对它们的管理以服务为主,简化了程序。”李秀菊介绍,民政部门对社区社会组织采取“云报备”模式,即通过桥西区社区公共服务信息平台,微信提交信息报备。

  “将社会组织扶上马,还要再送一程。”柴瑜举例说,阳光小志愿者协会是由社区青少年绘画小组发展而来的,随意性较大,实行报备后,有了章程,之后通过社工组织的认领社区树木、开展入户调查、宣传环保知识等活动,兴趣小组转型成了为社区提供志愿服务的小志愿者队伍。

  李秀菊说,在孵化社区社会组织的同时孵化党组织、党员、党务工作者,鼓励或直接提名社区党员担任社区社会组织负责人,把符合条件的组织骨干培养发展成党员。“我们称之为社区社会组织‘双孵化’。”

  目前,该社区15个社会组织里有8个成立了党支部,共有32名党员。“在清和社工的引导下,老年协会党支部联合阳光小志愿者协会,每月定期开展社区服务。”柴瑜说。(记者尹翠莉)

  几位喜欢唱歌的退休老人想组建合唱团,社区不但给提供场地,还有专业社工组织开展活动,聘请专业老师指导。逢年过节,这支合唱团义务为孤寡老人演出,为他人送温暖,也实现了自身价值。

  社区社会组织在推动居民群众参与社区建设、激发基层社会活力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然而现实中却面临“没有场地没人组织”的难题。近年来,石家庄市桥西区汇通街道塔谈社区利用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引入专业社工组织,培育发展社区居民兴趣团体,不仅解决了居民团体发展难、管理难、发挥作用难的“三难”问题,还引导居民在“有所乐”的同时实现“有所为”。

  日前,在塔谈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活动室,十几位居民聚在一起,听河北科技大学两位志愿者老师的讲解,一句句练习诗歌朗诵。

  “这是社区居民自发成立的朗颂者老年人学习小组,是我们正在孵化的社区社会组织。”石家庄市桥西区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主任柴瑜告诉记者。

  塔谈社区是一个村改居社区,共有7100多户,1.2万人。“社区青壮年在外创业、打工,常住居民多为老人和小孩儿。”塔谈社区居委会党总支书记李凌说,小区老人空闲时间充裕,一方面,大家想找点事情做却没有场地、没人组织;另一方面,社区想把居民组织起来,便于更好地服务和管理。

  “2017年,我们利用辖区资源,联合汇通街道和塔谈社区居委会,建立了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石家庄市桥西区民政局副局长李秀菊告诉记者,“基地兼顾孵化与服务两大功能,不仅为居民提供了会议室、活动中心等硬件基础,还引入了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这一专业的社工组织,以及志愿者等社会力量的‘软件’支持。”

  “有了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的服务,大伙儿不光有了活动场地,还有专业老师给指导,觉得倍儿充实!”朗颂者老年人学习小组的成员戴阿姨说,“我们计划练好了在社区里演出。”

  2018年4月,作为政府购买服务,清和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入驻塔谈社区社会组织孵化培育基地,就在居委会的帮助下,召集老党员、老模范、退役军人、教师等一些热心公益的“活跃居民”,开了座谈会。

  “小区老年人多,很多都是刚退休,有热情、有时间。”“我们成立一个老年人协会,互帮互助,参与社区管理。”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塔谈社区老年协会应运而生。

  老年协会如何开展工作呢?会员们先是在清和社工的帮助下,通过走访、座谈等方式,征集居民需求。随后,清和社工将河北广播电视大学、河北爱心互助协会等资源引入社区,办起了老年大学,会员们将征集到的居民意愿进行梳理,开设了声乐、书法、中医推拿等多门课程。

  “这既满足了老年人的需求,还能让大家体会助人的乐趣。”柴瑜说,经过一年多的孵化,老年协会培育了多名居民“带头人”,并结合社区实际,设立了老年大学管委会、老年人互助委员会等分会。

  “现在老年协会成了我们的家,邻里之间不再为鸡毛蒜皮小事纠结了,大家都想发挥余热,让社区变得更好。”老年协会会长鲍兰芳说,眼下,老年协会正在完善红白理事会章程,计划成立社区红白事理事会。

  入驻以来,清和社工团队在塔谈社区开展了200余场活动,发展了15个社区社会组织,组织类型除了文体娱乐,还有社区事务、志愿服务等。

  随着社会组织的增多和居民参与社区治理积极性变强,如何确保社会组织乱中有序、方向正确?

  “社区社会组织同样需要报备,不同的是,对它们的管理以服务为主,简化了程序。”李秀菊介绍,民政部门对社区社会组织采取“云报备”模式,即通过桥西区社区公共服务信息平台,微信提交信息报备。

  “将社会组织扶上马,还要再送一程。”柴瑜举例说,阳光小志愿者协会是由社区青少年绘画小组发展而来的,随意性较大,实行报备后,有了章程,之后通过社工组织的认领社区树木、开展入户调查、宣传环保知识等活动,兴趣小组转型成了为社区提供志愿服务的小志愿者队伍。

  李秀菊说,在孵化社区社会组织的同时孵化党组织、党员、党务工作者,鼓励或直接提名社区党员担任社区社会组织负责人,把符合条件的组织骨干培养发展成党员。“我们称之为社区社会组织‘双孵化’。”

  目前,该社区15个社会组织里有8个成立了党支部,共有32名党员。“在清和社工的引导下,老年协会党支部联合阳光小志愿者协会,每月定期开展社区服务。”柴瑜说。(记者尹翠莉)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