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近代棉纺工业的兴起改变人类社会

  第一种真正改变了全体人类生活状态的工业产品,正是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棉花及加工后产品。

  美国历史学家斯文贝克特的《棉花帝国一部资本主义全球史》中指出,棉花是第一种“全球性商品”。

  现代的棉织物是由不同大陆的生产者一起分工完成的。一件棉质衬衫里可能凝结着几个大洲人民的劳动。这在全球化的今天看来非常正常,但在18-19世纪却是新鲜事。

  不少人也许会说是我们这个时代的智能手机。没错,电子产品的普及确实改变了这个社会,但如果考虑到智能手机在世界范围内的普及率其实并未超过70%,我们可以说,仍然有十亿以上的人类并未从中受益。

  第一种真正改变了全体人类生活状态的工业产品,正是我们已经习以为常的棉花及加工后产品。

  我们贴身穿着它,睡觉盖着它。不仅如此,纸币的主要成分之一就是棉花,还有植物油、肥皂,乃至火药中,棉花无所不在。甚至每一本书中都有棉花成分。

  棉花的种植和纺织,最早在南亚、中美洲和东非开始,在宋元时期开始传入中国,时至今日已经成为很常见的事物,但在欧洲,由于远离产地,一直到19世纪,棉织品仍然在欧洲纺织品中处于边缘位置。

  在19世纪初期,大多数欧洲人睡在皮毛或者稻草床上,穿着羊毛或者丝绸或者粗制的麻衣,而这些织物都很难清洗,于是大多数人换衣都很少。而且由于羊毛需要大量的绵羊,所以通常需要留出大量土地用于畜牧。

  在中国,相对于普通农民来说,棉织品也比较昂贵,20世纪40年代,小农经济下北方一个五口的农家需要60天的纺织劳动才能生产出全家足够的衣服。

  而到2008年,中国家庭消费支出中,用于衣着的部分只占6.9%。也就是说,只相当于25天的劳动力。

  “衣食住行”,至少穿衣这一项,已经从绝大多数人类最关心的需求中被剔除。在绝大多数国家,孩子们再也不能理解“衣不蔽体”这个词的含义。

  放眼千年尺度,人类衣着的巨大改变才是工业化给人类带来的第一个直观的影响。

  棉花生产的每一步都带着血腥,过去的手工棉织业是作为农民的副业进行的,各地农民一般会在主粮旁边的田地里种一部分棉花,然后用家中富余的劳动力纺织,所以产量一直有限。

  而商人们却最终发现了新的棉纺工业模式:在美洲种植园大量使用黑奴种植棉花,然后送到欧洲近代血汗工厂中用机器生产,制成棉布全球销售。

  所以诞生了一个让人细思极恐的现象,可以通过观察美洲种植园中黑奴遭鞭打的频率,来推断伦敦市场上棉花价格的波动:棉价越是高涨,黑奴们挨打就更多。而棉花种植一度成为北美的支柱产业。

  在欧洲,数百万计的机械锭子由蒸汽机驱动,受薪工人(不少是童工)每天工作14小时,生产效率比印度高出500倍以上。到1830年,棉纺业占据英国整个经济产值的1/5,成为国民经济的第一产业。

  而为了满足资本家的贪婪,1786年后,英国一家工厂招募的780名学徒中,有65人死亡,119人逃跑,还有96人因健康问题被遣送回家。

  而欧洲人自己都这么惨,被取代的一方也许更惨。在印度,由于欧洲的棉纺产业崛起,数百万手工从事棉纺业的印度农户破产。印度从传统上富裕的国家,沦为今天大家印象中的第三世界国家,这一过程就是伴随着棉花产业的兴衰。

  近代棉纺工业的崛起,不但给人类带来巨大福祉,而且也深远影响了现代社会的状态,以至于我们生活在其中却往往不为所动。

  声明:证券时报力求信息真实、准确,文章提及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实质性投资建议,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