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房企热衷搞体育绿地香港也宣布入局

  “真正可以练(习)游泳的(标准泳池)长度应该在25米,因为这个和(练习者)要换几口气、什么时候转身都有关。”如果不知道陈军是绿地香港董事局主席兼行政总裁,旁人或会把眼前这位对体育知识侃侃而谈之人看作是体育界人士。

  记者注意到,在近50分钟的采访中,陈军的话语中不仅时常穿插着其对国内外体育产业生态的剖析,还对各大赛事、体育项目和各地体育小镇项目如数家珍。

  就在5月6日,陈军作为绿地香港的代表刚与盛开体育签署了为期3年的战略合作计划。据悉,绿地香港将与盛开体育在黄山绿地太平湖运动休闲小镇(下称“太平湖项目”)开展合作试点。具体而言,二者拟在国际赛事举办、体育培育中心打造、文体购物与主题餐饮、体育文化企业总部引入等领域进行合作。

  在地产界,像绿地香港这样跨界体育产业的房企不在少数。只不过,有的是出于老板个人兴趣,有的是触及房地产天花板前的未雨绸缪,有的则将其看作公司新的战略方向。也正因出发点不同,房企发展体育产业所采取的发展路径、形式也不尽相同。01

  就绿地香港而言,入局体育产业的“醉翁之意”并非另辟蹊径,其房地产基因依旧贯穿其中。

  据悉,此次与盛开体育的合作试点,即太平湖项目的设计规划中,除有体育场地外,还包含旅居住宅等产品。

  这也意味着,通过引进国内外知名赛事、依托黄山太平湖项目的旅游资源,挖掘运营相应消费场景等合作方式,绿地香港一方面可以为区域提供生活配套要素和互动体验,发展小镇体育产业经济,另一方面可以借助上述场景布局增加其区域内地产类开发产品的市场溢价。

  此前,陈军曾对外透露,绿地香港在进行多元化业务合作时,或更多以资源整合者自居,而不会亲自操刀所有项目内容。对于绿地香港在此次合作中的具体职责,陈军对《国际金融报》记者指出,“盛开体育肯定要比我们专业。目前,我们首先要将盛开体育的专业嫁接到绿地香港的资源平台上来,为区域消费者提供更专业的服务。未来在项目上,绿地香港也不排斥做一些股权投资。”

  在区域内,打造一个适应青少年培育、群众性体育及承办顶级大赛的体育综合体或是绿地香港的目标之一,但在植入体育内容载体后,其小镇运营利润表现将如何还是未知,对此,陈军也坦言,“需要时间。”

  记者注意到,除绿地香港外,雅居乐、恒大、万科等房企均已试水体育小镇,且在设计运营方式上颇为相似。比如,雅居乐威海体育小镇以“全民体育”、“全民健身”、“全民参与为理念,并引入刘国梁等体育明星参与小镇的运营和管理工作,建立粉丝经济和IP资源。

  “体育小镇在概念的基础上,还需要实体产业导入,但开发体量或需从小开始,且需要将内容与度假需求结合,因为目前公共体育普及程度还不高,单一体育概念或具有一定局限性。”中原地产市场分析师卢文曦对记者表示。02

  从环节上看,构建体育场所、布局体育场景、引入体育项目位于体育产业链下游,相关涉足房企更多将体育产业导入视为房地产业务的补充,其体育项目落地过程中也常与地产业务相辅相成。

  不过,也有房企更为大胆地将目光锁定在体育产业链中上游,且在制定发展路径时并未将地产列为考虑因素,而是将体育划分为单独的集团支柱产业。

  举例而言,万达发展体育产业的“玩法”就与很多房企不同。一位接近万达人士对记者表示,“万达体育的战略是将体育业务与地产分离、专业且系统性运作。”

  2015年2月,万达牵头三家知名机构及盈方管理层,以10.5亿欧元并购总部位于瑞士的盈方体育传媒集团100%的股权,其中,万达集团控股68.2%。公开资料显示,盈方是全球第二大体育市场营销公司以及全球最大的体育媒体制作及转播公司之一。同年8月,万达又宣布以6.5亿美元并购世界铁人公司100%的股权,后者是世界最大的铁人三项赛事运营者和铁人三项赛事品牌拥有者。

  万达集团董事长王健林对于体育板块的野心显然不仅局限于做个“乙方”。在此后的采访中,王健林曾明确指出,万达在体育领域中的收购对象为拥有自己的赛事品牌和运营能力的B端公司,而其目的则为通过撬动国际体育产业端上游的稀缺产权和赛事资源,扩大中国在世界体育领域的线年,万达体育集团实现收入88.3亿元,同比增长22.9%,虽与同期收入为540.2亿元的万达地产集团还有较大差距,但已形成一定业务规模。与此同时,王健林还直言,万达体育2019年要在资本运作上“出成绩”。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