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ttp://www.blackartndialog.com

权力的游戏:我们追了八年的剧正式崩塌

  观众们的反应并不意外,就好比前两集一样,又迎来了一片骂声。完结集的烂番茄评分掉到了可怜的57%。气急败坏的观众们甚至在网上发动请愿,要求HBO重拍第八季,并且撤换掉两名主要编剧。

  许多作家在创作长篇小说时,都有提前列大纲的习惯。但写着写着,原有的大纲大概率会被推翻。通俗的话来说,人物会“活起来”,具有“自己的思想”。到了那时,作家就并非造物主,而只是在帮笔下的人物完成他们自己的宿命而已。

  而在《权力的游戏》的最终季里,观众能够很明显地感觉到,剧情并非由角色在推动,反倒是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拉动着角色们去服务剧情。每个主要角色的人物弧光,都发生了或大或小的崩塌,造成了这一出史诗级的“狗尾续貂”。

  虽然外观神似,但异鬼毕竟不是《生化危机》中的低智物种,而是一支有指导思想的部队。夜王这个角色,也有独特的动机和行为模式。花费了多年时间,建设起一支异鬼大军,总要有个理由。但剧中并没对这个理由做详细的解释。

  没有解释倒也罢了。就一般的戏剧规律而言,铺垫得越久,高潮就越迭起。而夜王大军并没有掀起什么高潮,只是弄死了几个不疼不痒的角色,就突然暴毙了。

  尽管第一季中的奈德·史塔克身上也出现了铺垫许久后突然死亡的剧情,但仔细想来,奈德作出的每一个选择,都给他的死做了铺垫。况且,第一季是所有政治斗争的开始,所以观众完全可以接受这样的戏剧安排。

  但夜王之死已经接近大结局了。他也不会留下一群异鬼后代给他复仇。这种处理,只会让观众觉得,自己辛辛苦苦这么久,八年追了八季,到底看了些什么东西。

  且不说瓦里斯的定位是情报总管,却对敌军的规划部署毫无察觉。仅从七国最擅长自保的人设定位来看,这个角色就是前后矛盾的。

  倘若用《三国演义》来对标,瓦里斯这个角色,就相当于贾诩。后者虽然一心为民,但总是被迫服务一个个暴君,因此只能躲在帷幕之后耐心等待机会。既要实现理想,但前提是,也要自保。

  但在《权力的游戏》中,编剧在处理有关瓦里斯的戏份时,似乎并没有把他当成一个有独立思想和世界观的角色来看待。

  绝大多数时候,瓦里斯起到的作用就相当于哆啦A梦——需要情报时,就借来用一用;不需要时,就把他扔到一边,偶尔拎出来讲几句“为了国家”这种在剧中不合时宜的话,勾引一下观众的好奇心。

  虽然并非狼家血统,但在性格上,琼恩和奈德·史塔克很相似,都是守护原则,尽忠到死的人。

  守护原则,尽忠到死,并不意味着无理由的愚蠢。奈德当年主动告知瑟曦,乔佛里的身世已经泄露,可以理解为是对瑟曦母子的恻隐之心盖过了判断力。但琼恩将自己的身世昭告天下,并没有任何意义可言。

  古语曰,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无论古代还是现代,为臣者,最忌讳的就是拥兵自重。在扶持劳勃坐上铁王座后,奈德选择退居北境,不干预君临政事,便是这种政治智慧的体现。

  而琼恩的大嘴巴,无异于公开挑战龙母的统治。再结合他并不想称王的基本动机,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人是真的蠢得可怕。

  反面角色有人爱,因为反派的世界观也是世界观,只要合理,观众也可以理解代入;但蠢人却鲜有人会喜欢。

  此外,大结局的戏码,不禁让人想起《X战警》中金刚狼一爪捅死琴的画面。都是疯狂的女人,被逼无奈的男人;都是为了更崇高的目的,不得不牺牲爱情。除了思路,两个场景甚至连构图都相当神似。

  然而,这种为了大义牺牲爱情的俗套戏码,放到《金刚狼》中不违和,但放到《权力的游戏》中就显得颇为儿戏。

  毕竟,前者是面向大众的幻想漫画,后者是马丁老爷子凝结了半生心血的架空世界版图。只能说,为了完成任务,编剧和导演把马丁老爷子的思想给降级处理了。

  可能很多人都不记得,小恶魔和龙母之间,并不只是单纯的上下级的关系。两个人之间还存在着更深刻的情感连接。

  在当年两人初次相遇时,小恶魔刚弑父不久,龙母则刚刚在一片质疑声中崛起。龙母愿意抛却家族成见,提拔小恶魔做国王之手,知遇之恩非同一般。

  小恶魔虽然顾全大局,但也极重感情,极守信义。“兰尼斯特有债必还”这句家族铭文在他身上体现得淋漓尽致。波隆曾经救过他,虽然目的不纯,且狮子大开口,但小恶魔也选择性忽视了这一点,事后也没有秋后算账。

  但到了最后一季,小恶魔和瓦里斯在讨论女王的精神状态时,冷静得近乎可怕。仿佛是否推翻龙母,只是一道数学题而已。

  人物的魅力,往往是通过两难选择来表达的。然而剧本已经预设好了立场,仿佛为了君临的百姓,背叛龙母的知遇之恩再正常不过,连基本的内心挣扎都只是象征性地客套一下。

  从这一刻开始,人物性格开始前后矛盾,小恶魔在前几季中积攒的魅力值也消失殆尽了。

  在接连失去两条龙,又经历了众人的背叛之后,龙焰屠城的决定虽然显得有些草率,但也不至于完全无法理解。

  但戏剧创作有意思的地方就在这里:剧本是一个环环相扣的系统,就像多米诺骨牌一样,牵一发而动全身。倘若瓦里斯能够做好情报工作,小恶魔能够保持忠诚,琼恩不把自己的身世秘密到处宣扬,无论如何,龙母也不至于“疯”得这么快。

  如果说其他角色的崩塌,是剧集烂尾的“因”,那么龙母的崩塌,就是一个“果”。即便人物的选择大致是符合逻辑线的,但因为基本前提经不起推敲,连带着整个人物弧光都不成立了。

  平心而论,最后的大结局,从逻辑上是完全成立的。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导向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既满足了北境人民的需求,也掐灭了内战的所有可能性,再说,谁敢在全知全能的绿先知的注视下密谋叛乱呢?

  不过,这样一个结局,并非来自不同角色相互影响之后的结果,而是为了一个所谓结局,强行扭曲了所有人物原本的性格和动机,本末倒置了。

  但仅仅只指责编剧,也有失公平。影视剧的编剧更像是一个项目经理,要考虑的因素太多了。时间、预算、演员档期,都是需要去平衡的东西,过程中难免出些差错。

  比如说,很多《冰与火之歌》原著粉都觉得,倘若要完全体现出原著的思想,那么八季的体量显然不够,扩充一倍都不为过。

  但有一个因素不可忽视:演员也是在不断长大的。时间对现实的影响,远远大过对虚构世界的影响。2011年出演第一季时,饰演布兰的伊萨克还只是一个懵懂的小孩。如今八年过去了,他已经长成了一个成年人的模样。

  倘若再过一个八年,这些演员们在气质和外形上还能贴合其所饰演的角色吗?如果换掉演员,作为影视剧需要观众接受和适应的东西更多。

  事实上,美剧的烂尾现象也不鲜见,比如《迷失》《越狱》《行尸走肉》当年都饱受“狗尾续貂”的质疑。边写边播的机制决定了,任何一部“神剧”都有中途掉链子的风险,这是客观事实,并不以某个人的意志为转移。

  对于很多人而言,《权力的游戏》并不只是一部单纯的电视剧,它还是一种启蒙。它赤裸裸地告诉全年龄段的观众:没有永恒的朋友,只有永恒的利益。真实的世界是如此肮脏、丑陋。但正是在最肮脏丑陋的废墟里,才能开出最美的花。理想主义和爱情才显得如此珍贵和可敬。

  这也是詹姆·兰尼斯特这个角色广受欢迎的原因。因为他身上完美呈现了生活的这种两面性。生活中本来就少有圆满,常常是顾得了这头顾不了那头。剧集的烂尾,也无非是这种遗憾的表现形式之一罢了。毕竟,马丁老爷子有生之年也未见得就能把小说全部完结,不是么?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